wrenRA    

廣義的說,一切建築史都是某種意義上的批判史,即使來者不拒、按時代編年納入的建築圖錄也是某種目的性和批判意識的史書。當然,這的確不是路易士‧海曼( Louis Hellman)寫作《認識建築》時的那種批判性。

史學家們寫書,總還是有著各種秘密和動力的,他們的許多「贊成或是反對」,往往是針對同代或是之前的著作或是史學家的著作或是史學家的贊同和反對,知道這一線索,比乾讀任何一本建築史要強。

路易士‧海曼這位社會與建築史學家與教育家,在1970年後便專精於利用有趣鮮明的插圖冷嘲熱諷,許多人讚賞他以幽默的態度呈現不斷變化的建築風格與歷史事件,這讓他以批評家的身份出名。

他的大多數作品都是關於二十世紀的,特別是他的繪畫對象,是一種關於不太遠的未來與過去的歷史。即使他的興趣聚焦在多種建築與建築師,他的最終目的仍是說出建築即將面對的方向。與許多的史學家都不同,路易士‧海曼是位尋找作為當下時間的史學家。

這啟發了一個有趣的事情,從《認識建築》依稀能見到《現代建築:一部批判的歷史》的影子。

雖說兩者的文字與資料無法同量,但利用插圖將數萬字觀點濃縮的連環拼貼史觀,前者實際的批判量並不比後者少,作為一種非建築背景也能閱讀的入門書,這樣的稱號看來是個包裝。

兩本書都位於過去和未來之間,一個由集體生命單純剪下的時序──「今天,現在,發生了什麼事?」,或者還能問:究竟何者帶來此刻的獨特?

1234  2  3 

(↑海曼一系列的建築諷刺插畫)

A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