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enRA    

廣義的說,一切建築史都是某種意義上的批判史,即使來者不拒、按時代編年納入的建築圖錄也是某種目的性和批判意識的史書。當然,這的確不是路易士‧海曼( Louis Hellman)寫作《認識建築》時的那種批判性。

A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