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 Corbusier  

柯比意在二十世紀初是世界上最大的建築外星人,他似乎不屬於任何一個人。沒有一個機構能夠限定他,沒有一個團體、沒有一個社會,也沒有一個國家能夠限定他。他看起來打從一開始便發現了自己真實的本性,並打破了當時社會的制約和意見的鎖鏈,借著擁抱所有想法來塑造他自己,從此決定按照它來生活。

但事實上,這位照片中炯炯有神的人一開始並不清楚他就是命運的主人。

人們時常害怕那些知道他們自己的人,他們具有某種力量、某種特質和活生生的能量,可以將自己從傳統的枷鎖中帶出來。每一個知道內在某些東西的天才一定很難被吸收,他將成為一個顛覆的力量。但最開始,他得先顛覆自己,並在倒置的船身中掙扎。

在《Le Corbusier: a life》一書中,我們看到初次參加工作的柯比意,他在家信中所表達的複雜心情,幾乎是所有學徒的心情,不管是建築師、律師、醫師、老師還是廚師,都有一個理想與現實、對自己的期待與當下真實的能力、心與手的矛盾。這幾乎能讓所有準備畢業(畢業設計、專題)或是剛工作的年輕人,認識一些普通又實際的道理。

凡事無法一蹴而成,所有事都尚待磨練,心腦不一、內心期許與現實的挫折,這些徬徨是必然的過程。

1908年柯比意來到巴黎找工作,並在Perret兄弟的事務所工作了一年多。他在這個二十世紀初,先鋒建築運動的激進公司裡,不斷學習與反問:自己如何認同自己?而這份認同,似乎也跟「如何得到(尊敬的高人)認同」綑綁在一起,當下的心境有許多懷疑,甚至是否定。

但重點是柯比意的「手」一直沒有停。

許多建築師,或是說所有人,在領悟、建構自我的思想前,都曾前仆後繼的尋找值得敬仰的人,作為希望不止的動力,作為自我鞭策的力量,作為懷疑困惑的參照。都是如此,然後繼續尋找屬於自己的思想。

這是年輕柯比意如何迷惘並自我實現的過程。歷史在他身上收束,在他身後重新展開,已然跨過一條界線。

A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