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03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Speculative Realism

2014年12月14日,國立交通大學在文化大學推廣中心舉辦一場名為『思辨實在論:哲學、藝術與設計』的演講,邀請此領域的二名教授,介紹新式認識論立場與建築設計間的關係。我大致摘要演講的可能貢獻、問題與心得於內文中,供大家參考。

演講簡介:

設計,建築與藝術看起來頗熱門 (文化創藝產業, 數位形式美學,藝術拍賣市場...),然而事實上卻處於 50 年來最匱乏的真空狀態。更不用提人文,文化研究,哲學在數位科技時代幾乎形同撤守。思辨實在論 (Speculative Realism) 在這樣的時代崛起深具意義。我們為大家舉辦了一個國際論壇,邀到為這個運動奠基的靈魂舵手Graham Harman,以及出身文化研究卻跨身設計與建築的 Michael Speaks 現身說法,舉行跨領域串連哲學,藝術與設計的講座與論壇;首次將這個在過去五年席捲全球的當代思潮介紹進來。請來一窺究竟!

一、演講貢獻:

1. 康德拿一點、海德格拿一點,最後用拉圖正當化論述。講到實在論卻不碰唯物論,為躲避「物自身」存在於人所組成的社會關係此一事實,提出「物自身」有其無以明狀、形成中與凝聚中,存於「思辨」的現象合理之 (三個桌子論)。貢獻是放下以人類為中心的啟蒙主體,願意謙虛的以理性和有限感官掌握諸現象,一同發展「智識」逼近「物自身」,和諧共存。

2. 於建築史而言,就是三個圖的簡單演變,分別是建築與環境的交聯集過程。

(1)現代主義:兩個分離的圈,建築是獨立的另一種環境,用來體驗。

(2)後現代主義:兩個交集的圈,建築在環境中成為溝通的符號與媒介。

(3)超現代主義(什麼時候又發明一個新詞?):重疊的兩個圈,小建築是大環境綿密摺疊的一部份。

A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Tlon, Uqbar, Orbis Tertius  

〈突倫,烏克巴,第三天體〉 波赫士

〈Tlon, Uqbar, Orbis Tertius〉 Jorge Luis Borges

1

我靠一面鏡子和一部百科全書的幫助發現了烏克巴。這面鏡子令人不安地掛在高納街和拉莫斯‧ 梅西亞街一幢別墅的走廊盡頭。這部百科全書冒名《英美百科全書》(紐約 1917),但實際是 1902 年版的《大不列顛百科全書》逐字逐句的翻印,而且還是偷懶的翻印。這件事發生在五年前,那天晚上,我和畢歐伊.卡薩雷斯(Adolfo Bioy Casares) 一起共進晚餐,並在一部小說的寫法上爭論了很長一段時間。小說使用第一人稱,其敘述者要省略或歪曲許多事件,引起各式各樣的矛盾,使讀者──極少數的讀者,從中預見到一個殘酷而平庸的現實。遠處走廊的盡頭,那面鏡子正窺視著我們。我們發現(在深夜,這樣的發現無可避免)凡是鏡子都有點兒可怕。於是畢歐伊.卡薩 雷斯想起來,在烏克巴有一位祭司曾經說過:「鏡子和交溝都是可憎的,因為它們都使人的數目增加。」

我問他,這句令人難忘的話出自何處?他說《英美百科全書》裡有紀載,就在【烏克巴】這一條目中,而這幢別墅裡(我們連家具一起租下)恰好有這麼一部百科全書。我們在第四十六卷的末頁上找到了【烏普薩拉】,在第四十七卷的前幾頁找到了【烏拉爾─阿爾泰語】,但根本沒有【烏克巴】。畢歐伊有些不安,開此一卷卷的查尋索引,查遍各種可能的諧音;烏可巴、烏科巴、奧克巴、敖克巴還是沒有。在臨走之前,他對我說,烏克巴是伊拉克或是小亞細亞一帶的某個地區。我得承認,我是有點不以為然的點點頭,我猜想,這個不見經傳的地名和那位沒有姓名的異教祭司,都是畢歐伊為了證實他那句話,出於謙虛而臨時虛構(找臺階下)的。後來我又查閱了《世界地圖集》,仍沒有找到,更堅定了我的猜想。

第二天,畢歐伊從布宜諾斯艾利斯打電話來對我說,他在《英美百科全書》第二十六卷找有關烏克巴的條目。條文沒有提這位祭司的姓名,但是提到了他的教義,用的字句幾乎跟他重述的一樣,雖然──也許──文字上不及他說的優雅。他記得是「鏡子和交溝都是可憎的」。《英美百科全書》裡的文字是這樣:「對於那些諾斯體教派信徒來說,有形的宇宙是個幻影,或者(說得更精確)則是一個似是而非的理由、詭辯。鏡子和為父之道是可憎的,因為它使宇宙倍增和擴散」。我開誠佈公地對他說,我想看看那個條目。幾天之後畢歐伊把書帶來了,這叫我大吃一驚,因為卡 爾‧里脫的《地理學》詳細地圖中完全沒有烏克巴。

畢歐伊帶來的這本,就是《英美百科全書》第二十六卷。在封套和書脊上,字母的順序(Tor-Ups) 跟我那部完全相同。但他那卷有921頁,而非我目錄標明的917頁。在多出來的四頁裡,就包含【烏克巴】這個條目,從字母順序上卻看不出來。後來我們證實,這兩種版本沒有別的區別,都是《大不列顛百科全書》第十版的翻印。與我不同,畢歐伊的那套百科全書是在一次降價大拍賣中買的。

我們相當仔細的把這個條目讀了一遍。畢歐伊記得的那一段,是唯一令人驚訝的。其看起來都十分真實,很符合全書的筆調,而且沉悶(當然)。我們又重讀一遍,發現在它那嚴謹的文字下面,卻根本是一蹋糊塗。在地理條文中提到的十四個地名裡,我們只認識三個──喬拉桑、阿美尼亞、 埃爾祖魯姆─含糊不清的穿插在文字中。至於歷史名詞,我們知道的專名只有一個:騙人的巫師埃斯梅迪斯,是作為一個比喻提到的。條目似乎明顯界定了烏克巴的位置,但它模糊的參考點卻 是同一地區的河流、火山口和山脈。舉例來說,條目寫道:烏克巴南面是祡賈頓窪地和阿克薩三角洲,三角洲的島嶼上有野馬繁衍,這是918頁的開頭。920頁的歷史部分則說,13世紀的宗教迫害,使東正教徒紛紛逃往這些島嶼尋求庇護,島上至今都還豎立著留下的方尖碑,不時能挖掘出他們的遺物。條文的語言和文字都十分簡短,只有一個特點令人難忘:烏克巴的文學有幻想特點,它的史詩和傳說從不涉及現實,只兩個想像出來的地方:穆勒那斯和突倫。

參考書目提的四本書我們至今沒有找到,雖然第三本──賽拉斯‧哈斯蘭著的《名為烏克巴的地方及歷史》,1874─在伯納德書店的目錄裡找得到。第一本書目,1641年出版的《小亞細亞與烏克巴地區簡介》,作者約翰尼斯‧瓦倫蒂努斯‧安德烈埃。這件事很有意思,幾年之後,我在德‧昆西(Thomas De Quincey)的作品集發現這個名字,才知道那人是德國神學家,17 世紀初描述了假想的紅玫瑰十字教派社團─而後人竟按照它的設想建立過那樣的社團。

A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R  

『東京R不動產』並非傳統意義上的房產仲介,它嘗試以新觀點與新媒體形式,發現、研究並介紹泡沫時代後,不動產與住民的日常關係。建築系畢業的馬場正尊、林厚見與吉里裕野,儘管有著不同的個性、經歷與價值觀,卻不遵從執業界的既定路線,而試圖另闢蹊徑,探詢──「建築」這件事物在當代日本的社會意義與傳達方式。

2003年,三人創立了『東京R不動產』網站,確立了跨足建築設計、不動產和媒體三個專業領域的營運機制。目前的主要負責人包含建築師事務所「Open A」的馬場正尊、不動產營運株式會社「SPACE」的林厚見和吉里裕野,以及出版暨網頁編輯事務所「Antenna 」的安田洋平。具體業務除了網站經營外,也涉及設計、不動產諮詢、不動產仲介及房屋翻修等方面。

由於體認到每個人對房屋有不同需求與執念,『東京R不動產』選擇在排山倒海、資訊單薄的房屋訊息中,發掘擁有獨特價值的二手房屋,並在網站上專文介紹。在滿足人們對房屋的奇思妙想時,對日本房屋的居住條件進行探索。換言之,嘗試透過市場蒐集大量使用者經驗,研究經濟受限的日本都會階層所需的住居型態。

為了回應使用者的特殊需求,『東京R不動產』的房屋檢所條件不同以往,改以「有復古味道」、「景色良好」、「像倉庫一樣」、「建築師作品」、「適合養寵物」、「天花板很高」等,能緊扣居住想像的語彙作為檢索入口,並依照資料累積,不斷修改。網站上的每一棟房屋,除了基本訊息外,還會附上房屋故事、特色與居住性評論等文章。

當然,一個以新型媒體自居的平台,除發表入住者情報和各種不動產相關訊息,也結合住宅調查、網站的意見回饋,裝修的實務經驗,陸續出版了《東京R不動產》、《 東京R不動產2 》、《住在團地吧!東京R不動產》、《Toolbox為了家的編輯》等多部書籍,向大眾提供豐富的不動產報告、社區狀態和嶄新的居住與設計觀點。

其中「翻修」是『東京R不動產』介入社會的核心。它並非簡單的房屋改裝,而是考慮今後日本住房閒置的發展趨勢,試圖發掘和展現房屋新價值的途徑──「思考如何更加聰明、更愉快的生活」。為此,『東京R不動產』替需要翻修服務的人提供了「Toolbox工具箱」,主張住戶自己動手,自由且持續的「編輯」自己的家,而「工具箱」就是幫助住戶實現的管道。

「Toolbox工具箱」以網路商店存在,不單純的販售商品,而是考量到委託人的經濟能力,提供能以單間、多間或特殊施作的異業聯盟者。使委託人能自己挑選社區工匠、藝術家來編輯自己的房屋。這樣強調參與的組織方式,便是「Toolbox工具箱」的特色。然而,為了降低材料成本與施工難度,委託人能挑選的材料與樣式並不多,泰半是舊材料再利用、簡易塗漆仿擬,或是過時滯銷的家具庫存品。

總而言之,委託人能透過網站尋找滿意的二手房屋,再依預算循公定價選擇Toolbox工具,一點一點的局部裝修住家,持續下去到滿意為止。『東京R不動產』希望居家設計的主導者能不只是設計師,而是委託人本人。

網址:http://www.realtokyoestate.co.jp/

A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福溪  

許多建築史家認為,紐約市於1916、1961年,分別對應大都會裝飾主義風格與幕牆高層建築的建築法規修正,是開展全球城市地景重塑的大事件。不過,真正形塑亞太地區都市形象的關鍵,卻是1962年英屬香港因應人口擴張所實施的新建築法規,它創造了「裙房(居住、零售、辦公)+塔樓」的建築模式:容許三層樓高的零售裙房覆蓋整個基地,並於其上自由佈局塔樓。

1980年代,隨著「回歸」時限漸至,大量焦慮的中上層香港移民湧入英美加紐。李嘉誠循此商機,於1988年購入溫哥華福溪(False Creek)在1986年舉辦世界博覽會的濱水地區,大規模興建興建小戶型、一梯多戶的港式裙樓,以迎合港人的居住與物業癖好。李嘉誠的投資不僅非常成功,也使一種「溫哥華」風格被創造出來。

這種開發模式隨著大量港資的全球移動,漸漸影響西雅圖、舊金山、洛杉磯、澳洲等太平洋沿岸地區,形成了目前我們熟知的商業+居住+辦公綜合體開發。2000年後,再被中國、南韓、臺灣、新加坡、馬來西亞,當作是一種西方現代性象徵,回殖自己的城市。

概括而言,這是一種不同於「芝加哥(紐約)」的高層建築範型。裙樓(podium)這個詞是一個在亞太地區,特別是有華人的地區,才能理解的專用名詞。裙樓再造了城市地表,使公共生活能延伸到三至四層樓的高度,使高層塔樓與沿街紋理不再單純的對立,成為設計「亞太城市」的有趣範例。然而1990年代後,香港政策與法規重新轉向,街廓式都市更新大規模整建或拆除裙樓,使港人逐漸喪失可負擔的零售店鋪與經營社區的途徑。

建築法規的確形塑了城市形象,而臺灣也依此而行:1973、74年石油危機和即將實行的〈區域計劃法〉,使建商在郊區搶建四樓公寓;而1974年末新訂的〈建築技術規則〉,又令建商大批量搶建三房兩廳的五樓公寓(設置防空避難設備,可鬆綁五層禁建),基本確立了臺灣建成環境的主要模樣;更毋論當代「容積獎勵」併生的變化折簷板、大面寬玻璃陽台的高層建築形式演變。

也許,現代主義建築在過去能作為「先鋒」,是因為與機械複製時代的未成熟資本主義同時運動、互擁利害,所以能暫時扮演指導角色。但當資本積累進入下一階段,建築風格便泰半淪為資本市場與法令制度的跟班,不可能再現二十世紀初的璀璨光芒。

但城市能不能更好?卻也必須回到制度層面,與開放的民主過程;至於建築的都市設計方式,也不僅限於量體的虛實對應,或是對使用者的補償,而要能意識到都市設計其實在思考:如何藉由設計引導人們跨越私產權及私有空間,參與並思考何謂公共生活──因為市場不可能本能地賦予我們。

參考:

阿曼達.伯登: 公共空間如何讓城市運作

A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